52看书网 > 其他类型 > 异常生物调查局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蹊跷

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蹊跷

推荐阅读: 透视小邪医   我是系统管理员   长安第一美人   从火影开始做主神  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   掀翻时代的男人   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手   我的性感嫂子   异能神医在都市  

    叶玄沉声道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卢怀梦哭道“我都说了,我听见外面有人进来,就是到门口看了一下,你们就拿枪指着我,你们还讲不讲道理啊?”

    我和叶玄虽然没学过刑侦,但是对方说没说谎,也能看个七七八八,卢怀梦的状态不像是在撒谎,可刚才明明就是她踢飞了我的钥匙。

    我心里陡然之间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“先出去再说!”

    等我转身想要出门的工夫 ,却已经晚了一步。房间大门在没人触碰的情况下忽然关闭,房门上的球形锁,随之自行锁紧,把我们五个人全都锁在了屋里。

    我拔出毒蛟,给叶玄使了一个眼色,后者上前一步抓住门锁向外一扭,咔擦一声把锁头给拧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玄拿着锁头发愣之间,卧室大门像是遭到由外向里的一记重击,门边折页同时崩断,整扇平拍在了地上,室内烟尘在大门两侧掀飞而起之间, 那扇曾经在镜子里出现过木门已经堵在了门口,替换掉了原先房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把兜里钥匙扔了!”我急声怒吼之下,反手一刀划开了叶玄的衣兜,他兜里的钥匙顺着刀口滑向地面之间,我顺势调转了刀口,反手一刀斜斩而回,凌空把叶玄的钥匙给砍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两段钥匙掉落在地时,小钱儿却从我身边绕了过去,举着钥匙摸向了大门上的铜锁,我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——小钱儿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锁头上,后背也正好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陈三金断喝之间,两把手术刀脱手而出,只不过他飞刀打出去的方向不是小钱儿手里的钥匙,而是对面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还没来得及出声,两把手术刀就在空中碰撞一处,一刀落地,一刀反向弹起,直奔小钱儿手指前端横切了过去。刀锋贴在钥匙边缘急掠而过,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,小钱儿手中钥匙一分两段,半截钥匙随之掉落在地,我伸手扣住小钱儿肩头,把她给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小钱儿才算是回过神来“我刚才怎么了!”

    我的脸色却陡然一变——小钱儿把锁头打开了。

    陈三金那一刀确实削断了小钱儿的钥匙,但是落在地上的却是小钱儿抓在手里的钥匙柄,钥匙头已经被她给插|进了锁孔,陈三金的飞刀震动钥匙力道,等于是帮小钱儿拧开了锁头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我全身戒备之间就听见坐在床上卢怀梦惊叫道“窗户,窗户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我背心上陡然之间升起了一股凉意,我握着砍刀慢慢转头看向了窗口时,玻璃上忽然传来两下手指敲击窗户的声响“顾客,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卢怀梦一下跳了来,双手抓着叶玄衣服拼命躲在了他身后“送外卖的,那个送外卖的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隔着一层窗帘刚好看见外卖员带着头盔的黑影立在窗外,从窗边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敲着窗户“顾客,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才把外卖送来,我要退单。”

    外卖员声音阴冷道“送饭也得分时辰,有些饭随时都能吃,有些饭只能在该送的时候送。我在门口等了七天,就是为了等你们来。”

    我向叶玄打了一个手势,后者轻轻推开卢怀梦,悄悄从床尾绕了过去,我却说道“你在什么地方等了七天,在窗户外面?”

    “就在门外面啊!”外卖员说道“你们一直都不开门,我想进也进不来,现在你们把门开开了,我这不就进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门?

    外卖员说是那扇木门?

    小钱儿把人给放出来了?

    我思维飞转之间,外卖员再次说道“你们怎么不接外卖,我还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我接!”叶玄猛然推开窗户,出手往那人手腕上抓了过去。叶玄的擒拿手从没失过手,在如此近的距离当中,对方避无可避被叶玄一抓叼住了手腕。两人手掌刚一接触,被叶玄缠在手指上的红线便爆出一团形同烈火般的红光,五条红线在同一时间全部崩断,两人手掌之间黑烟四起。

    被外卖员端在手里的快餐盒,怦然落在了窗台上时,叶玄五指再次发力,抓紧对方脉门,那人手掌却像是极为自然的从叶玄手里滑了出去消失在了窗外。

    叶玄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“什么都没有?”

    我用刀挑开落在窗台上的饭盒“卢怀梦,你定的是什么快餐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花甲粉!”卢怀梦一直躲在后面,连看都不敢往窗台上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我顺手抓起饭盒扔到了窗外之后,从包里抽出几只桃木钉,插|进窗框的缝隙当中,用红线缠住钉头在窗口上连续拦上了几道红绳,才慢慢退向屋子当中。

    门口的木门还在,窗口已经被我封死。我们五个等于是被困在了二十来平方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我提刀看向木门之间,墙角衣橱上里忽然响了一阵手指敲门的声响,听上去就像是有人蜷着手指在从里向外敲击柜门“顾客,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卢怀梦失声尖叫之间,我上前一步出刀刺进了门里,一尺多长的毒蛟穿透柜门直达刀柄之间,我忽然感到刀柄上传来一阵刺骨凉意,我下意识松开了刀柄,衣柜大门随之敞开,我的砍刀仍旧插在门上,刀上却钉着一支外卖餐盒。

    “刚才柜子里有人!”卢怀梦已经吓得双腿发软,要不是小钱儿搀着对方,她现在只怕已经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还没回过神来,屋里梳妆台下面就再次响起了敲门的声音“顾客,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下意识的看向梳妆台时,梳妆台下面的柜门敞开了一条缝隙,里边露出小半边摩托帽“顾客,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叶玄暴怒当中双手抓住钢鞭高举过顶,鞭头向下猛然插向梳妆台里,叶玄的竹节鞭连破两层实木之后,一鞭子洞穿了藏在柜子里的摩托帽,鞭头直接触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叶玄长鞭落地,鞭身红光四起,被长鞭贯穿的帽子四分五裂,碎片从柜门当中迸射而出,一个装在食品袋里的简易方盒也从柜子里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玄脸色阵阵铁青,其他人目光随之看向屋里所有带门的家具,下一个没敲响的地方是哪儿?难道对方非要逼着我们收下那盒外卖不成?

    我在心电急转直下,沉声道“你们小心,我要点灯!”

    我刚才迟迟不肯点灯,就是因为室内的空间太过狭小。我的白灯一旦激起邪祟凶性,我们就连辗转腾挪的空间都找不到,就只能迎面硬扛对手。一个把握不好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现在却到了我不得不去点灯的程度。我不动,我们就出不了这间卧室,长时间僵持,要么是其中一方坚持不住,认输妥协。要么就是孤注一掷,分出生死。与其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,不如我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我从背包里拎出一盏白灯时,卢怀梦忽然喊道“不能点灯,不能在门前点灯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看向卢怀梦时,后者飞快的说道“我爷说,门口白灯是给人引路的,不能随便点。你在门口点了灯,要么是把人引过来,要么是送自己出去。前面是门哪!”

    要是按术道上的话讲,卢怀梦说的没错,可是我不点灯,又怎么破眼前之局?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卢怀梦的忠告,拉动灯骨燃起了一盏白灯。

    灯光闪耀之处,两扇木门缓缓开启,木门背后也跟着露出的两张面向大门的太师椅,太师椅上一左一右坐着一男一女,我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两个人的相貌,而是锁在对方身上的铁链。那两个人分明是被人用铁索给捆在了太师椅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门口灯光斜照两人身上之间,我也将手中白灯微微向上挑起了一点,晃动的灯光随之落向两人面孔,对方也缓缓的抬起头来。与我对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心底顿时一凛——那两个人我全都见过,女的是罗忆楠,男的竟然会是叶玄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仅仅与我隔空一触,两扇木门便怦然合在了一处,门上黄铜锁也像是有人操纵一样,咔嚓一声重新锁紧。满是青苔的木门凭空向后挪动几尺,没入对面卧室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!”我跃起一步向门口追去,手中白灯也紧随着木门离去的方向挑进了对面卧室。卧室当中却是空空如也,再也找不到木门的踪迹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道“带卢怀梦走,快!”

    叶玄,小钱儿架起卢怀梦从屋里冲了出去,我和陈三金护在后面落荒而逃似的冲出小区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想从卢怀梦嘴里多问出点事儿,可惜卢怀梦一问三不知,什么有用的东西都问不出来 。

    我只好拿出电话“给你爷爷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卢怀梦摇头道“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想要对付我爷爷是不是?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由分说的从卢怀梦手机里翻出电话号码,给卢老头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yichangshengwudiaochaju

    。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