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看书网 > 其他类型 > 异常生物调查局 > 《异常生物调查局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命运追来

《异常生物调查局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命运追来

推荐阅读: 透视小邪医   我是系统管理员   长安第一美人   从火影开始做主神  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   掀翻时代的男人   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手   我的性感嫂子   异能神医在都市  

    小糖豆看我没说话,以为我生气了,带着委屈说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我是吃饱了才厉害,我饿的时候就没什么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支棒棒糖:“吃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……”小糖豆接过棒棒糖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我在小糖豆脸上掐了一下,又把目光投向远处,这时一辆从远处开过来的汽车对着我们打了下双闪,停在了马路对面,车上司机向我们这边招了招手,示意我们过去上车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沿着斑马线走上马路时,却忽然听见有人说道:“你说,人为什么要往马路上画斑马线呢?”

    我的脚步猛的停了下来——我们附近刚才明明没有人在,这个声音是从哪儿来的?

    小钱儿,小颜同时拔枪指向四周时,我也看见身后路灯下面多出了一个人来,对方只穿着一只鞋,屁|股坐着路缘石,赤着一只脚踩在斑马线上,抬头向我们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后退!”小颜挡在我们身前双枪同时开火,横空乱飞的子|弹从那人身上穿行而过时,我们几个随后向外退出了几步到了马路中间。

    那人再次说道:“你说,人为什么要往马路上画斑马线呢?没有斑马线,我们谁都能走出去,有了斑马线,我们就谁都走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不知道,马路上每年会死多少人?那些人死在路上却走不出那条路,道边的马路牙子是官家画出来的界限,挡不住活人却能挡住死人。我们死了之后,就只能顺着马路往前走。找一个没有马路牙子的地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官家又在那些地方画上了斑马线,斑马线是你们活人走的路,却是死人进的牢哇!我们走过去就得掉进去,再也出不来啊!不信,你看看那车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掉进斑马线里的人也不是出不去,有人背着他们,他们也就出来了。你看,你们的人不是正在背人么?”

    我猛然抬头之间,对面那个司机的身上果然蹲着一个人,那人双脚踩着司机肩头,两只手像是生怕自己会掉下来一样,死死的揪着司机头发不放,那个司机却浑然不知身上蹲着一个人,甚至抬起手来捋了捋头发。

    我眼看着司机手掌从自己头上扫过之间,那个抓着他头发的人也及时抬起手来,让过了司机扫过头上的手掌,等到司机把手放下,他又重新抓住了司机的头发。

    路边人影嘿嘿冷笑道:“看见了没有?那人是站在灯光底下,你们才能看见他身上有人。要是换个地方,你们就看不见了。想知道自己身上有没有人,你们得看头发,谁的头上要是无缘无故的竖起来一缕,就是他身上有人啊!那人在揪他头发啊!”

    “陈……陈野……你头上……”张雨璇指着我头顶尖叫道:“你头发竖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钱儿也惊声道:“陈野,你快点点灯。”

    我刚才就想点灯,可我包里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成了碎渣,就算我想点也点不起来。

    小钱儿跟我说话的工夫,我们所有人的头发几乎在一瞬间全都竖了起来,飒飒阴气好似流水般顺着我的脊梁扑落而下之间,张雨璇再也承受不住心理上压力,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放声尖叫:“不要抓我,不要抓我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路边那人怪笑道:“你们可千万别蹲下啊!你一蹲下,他们就更容易爬到你身上了,等到你倒在地上的时候,你想爬都爬不起来啊!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往你身上压啊!”

    “滚出来——”我忽然一声怒喝之下,手中毒蛟飞旋而出,直奔路边护栏上广告牌横斩了过去,锐利刀锋从护栏扫过之间,连断七根铁栏,一股鲜血从广告牌背后喷射而出时,我被横刀斩断的广告牌怦然落地,那后面也跟着露出来一具被毒蛟斩断头颅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一手接住带血飞回的毒蛟,一手拉起蹲在地上张雨璇: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我不敢……”张雨璇蹲在地上死死往后拉着我的胳膊不肯放手:“我不走,你别拉我,别拉我啊!啊——”

    张雨璇在挣扎之中只是抬头往我方向看了一眼就再次尖叫出声:“你头上有人,头上有人啊!”

    “带上白安!快走!”我顾不上再跟张雨璇纠缠,双手抓住对方胳膊猛地把人往上一提,双手打横抱在对方腰间,飞快的冲向了马路对面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跑出两步,就看见站在马路那边等我们的司机,被五六道人影压倒在了地上,对方明显是想要起身,却被人影按住了手脚。还没来得及挣扎一辆卡车从我们眼前疾驰而过,车轮碎骨的声响蓦然乍起之间,从车轮下面喷起的鲜血就溅在了我和张雨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张雨璇喊得已经变了动静,我却夹着对方踩过满地鲜血强行把她给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特意往外看了一眼,护栏背后那具尸体还在,可是他人头却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我靠在车座上时,张雨璇忽然问道:“陈野,你刚才杀的那个是死人还是活人?”

    张雨璇见我没有说话,忍不住说道:“护栏背后那人被你砍掉了脑袋,接我们的司机也被车压碎了头颅,不同的两个人,一样的死法。对方是在报复?是在报复你杀了他们的人。陈野,我们别去东山小学的好不好?我们回去吧!回去坚守,只要能守住就行。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的说道:“我回去当然没有问题。坚守不战我们的确能占到便宜,起码,我们还有十好几个人可以用来牺牲。只要你不死,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你愿意牺牲你的同学,换自己活命么?我要你直接回答。”

    张雨璇想了半天才哭着说道:“我们去东山小学。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我拿出纸巾递给了张雨璇:“擦擦眼泪。你放心,我死之前绝不会让你死。况且,敢赌命的人也未必会死。”

    小颜忽然问道:“如果,她刚才的回答是要回去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把你们扔下车,我自己去东山小学。”我想都没想:“我是术士,不是奴才。我吃的是这碗江湖饭,但不是在跟人要饭。”

    张雨璇小声问道:“你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“怕死!”我回答道:“我从出道以来,每一次任务都是在死里逃生。甚至不知道推门出去走进的是阳世,还是地狱。可我越怕死,就越得往死人堆里钻。因为,我必须在死路里面去找生路。江湖上的生死,就是这么简单,有的时候,想活命的人,死得最快。想死的人,还就偏偏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就是被吓怕了,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!”

    我晃了晃手里塔罗牌:“你不觉得塔罗最有意思的地方,是每张塔罗牌可以分为牌面解读,正位,逆位这三种不同的解释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看到愚者站在悬崖边缘,看到了危机暗藏,怎么没想想,愚者作为大阿卡那的第一张牌,其实代表着零,也就是表示没有,看似一无所知,可蕴含着强大的力量。可以看做是一切开始,也可以看做是一切的终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塔罗牌真的能代表命运,那我拿到愚者,就代表着我不在塔罗牌的一到二十一排列顺序之内,我可能代表着游戏的开始,也可能代表命运的终结。所以,你跟着我未必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胡说八道吧?”张雨璇显然是不会玩塔罗牌。

    我呵呵笑道:“我就算是在胡说八道,你也得当真话听不是么?现在,你就当成真话吧!”

    我正在说话的当口,小钱儿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,小钱按下接听之后,电话里就传来了一个人焦急的声音:“钱助理,你们人在哪儿啊?我把车开过来了,怎么没找着你们?”

    小钱儿顿时懵了:“你开的是什么车?车牌号是多少?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:“你不是让我开一辆越野吉普过来吗?车牌号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钱儿颤声道:“刚才谁看车牌号了?”

    白安道:“我刚才往车上看了一下,车牌子好像是被黑布蒙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钱儿猛然看向白安:“你没看错吧?”

    白安结结巴巴的道:“那不是你们故意蒙的么?”

    刚刚缓过一口气的张雨璇脸色又苍白到了极点:“灵车才用黑布蒙车牌,我们坐上灵车了。”

    用黑布蒙车牌的事情,其实已经过去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物资并不像现在这么丰富,殡仪馆的服务也不可能跟现在相比,就算是灵车也只有那么一两台。出殡的时候等不到殡仪馆灵车,就只能自己找车,找来的车什么样的都有。但是警车,军车肯定都不能用,用司仪的话讲正气,煞气太重死人承受不住。要是用公家的车,那就得蒙车牌子,沾上公家就带三分官气,死人坐着不安稳。

    发展到后来,办事儿的人为了有面子都开始挡车牌,就有了灵车牌子蒙黑布的说法。再后来,出殡全用殡仪馆灵车之后,也就没了这个说法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是坐了灵车。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