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看书网 > 玄幻魔法 > 跃马大明 > 《跃马大明》正文 第852章 回家了,也瘦了……

《跃马大明》正文 第852章 回家了,也瘦了……

推荐阅读: 从火影开始做主神   透视小邪医   我是系统管理员   掀翻时代的男人   传奇天王系统  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(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)  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   长安第一美人   我的性感嫂子  

    几个酒厂大师傅很快便策马赶过来,徐长青把思路跟他们一说,他们登时都极为振奋,一个个绞尽脑汁的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华夏酿酒的历史可谓是源远流长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人们便开始尝试用各种物什来酿酒。

    比如江南地区老百姓很喜欢的桑葚酒,就是取自桑树上产的诸多桑葚来发酵炮制,酸酸甜甜,非常可口,老少皆宜。

    再比如其他各式的果子酒,简直琳琅满目,基本能想到的,不能想到的,都可以拿来酿酒。

    华夏历史上缺粮的时代很多,在那种境地,朝廷与官方一般都是实施严苛的禁酒政策,用以保证粮食供应,各种果子酒便是那种时候最好的替代品。

    这几个酒厂大师傅都是李幼薇她们重金从大明各地挖来的好手,这种经验自是都极为丰富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详细的为徐长青解释,徐长青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个想法的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果子酒与粮食酒的品级俨然还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    用最直白粗暴的话来解释,就是“果子酒能淡出鸟来,那是娘们都瞧不上的酒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目前的技术无法解决的。

    几个酒厂大师傅不担心用番薯无法酿酒,却是担心酒的品级不够……

    若是品级不够,那,市场价值就要大打折扣了……

    徐长青仔细思虑良久,也想起来,后世,在华国流传的诸多好酒,还真没有番薯酒。

    比如老白干,是高粱酒。

    二锅头,杂粮酒,什么高粱、小麦、玉米都能用到。

    而茅台、五粮液之类的高端酒,更妥妥的都是粮食酒。

    便是老毛子最爱的伏特加,都是土豆酒。

    ‘按说,番薯和土豆的成分其实差不了太多,土豆都能酿制精品伏特加,番薯就不可以?’

    徐长青用力的揉着印堂,一时也有些凌乱,他明明抓住了什么,被几个大师傅一轰炸,却是有些忘记了。

    李岩自是看出了徐长青的疲惫,笑道:“主公,就算番薯酿不出上品质的好酒,只能酿出一般的酒,按照咱们海城几大酒厂的实力,抢占市场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。这样,一样能拉高百姓们种植番薯的积极性……”

    听李岩几乎沉到最底线了,徐长青忽然一个机灵,终于想起来,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军师,亏得你提了个醒,否则,我都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番薯酒并不是没有好酒,而是在华国没有!

    但在后世的日国、韩国,尤其是日国,便有几个比较响亮的牌子。

    比如——

    日国的黑雾岛烧酒,味道便很不错。

    徐长青之所以记得这牌子,还是因为当年高中的时候,有个小学同学跟他装逼,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瓶黑雾岛,直吹的天花乱坠,那时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发达,徐长青那时年纪夜宵,直接被他侃晕了,拿出了半个月的饭钱,跟他在学校附近的小馆子里喝的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打那之后,徐长青便记住了这牌子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黑雾岛不过也是岛国的平民品牌,还有许多更高端的。

    现在仔细想,应该是酒曲配比,包括使用的水质等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来,有一点已经可以确认,番薯是绝对能酿出好酒的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哪怕番薯酒的品级还是比不上粮食酒,徐长青也有信心将其炒到粮食酒的规模。

    徐长青随即也不跟几个大师傅废话,直接道:“谁要是能研制出品级合格的番薯酒,直接赏三千两现银!”

    几个大师傅在海城虽也算是高薪阶层、金领般,但每年的年薪也就在一百六七十两左右,徐长青居然一下子开出来他们二十年年薪的赏金,他们又岂能不激动?一个个胸脯拍的啪啪响,跟徐长青保证,一个月之内,必有答复。

    送走了几个大师傅,李岩也对徐长青佩服的五体投地,苦笑道:“主公,若是您早些回来,恐怕这番薯酒早就走上轨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长青笑着给李岩续了些茶水:“军师,你也不要妄自菲薄,你的能力,我是知道的。这其实也不是坏事儿,好饭不怕晚嘛。”

    李岩自是感觉到了徐长青的关切,精神头也好了不少:“主公,这事属下亲自去盯着,争取早日落地,开花结果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李岩,徐长青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。

    前方纵然艰险重重,阻隔无数,但只要真正脚踏实地的去做,就一定会有成果!

    搞定了番薯,徐长青也将目光转移到土豆上。

    相形之下,土豆比番薯对人们更为亲近。

    而且,并不是区域性的,而是几乎包含全世界。

    后世时,华夏各种酒店、菜馆,最便宜也是最实惠的一道菜,首当其冲便是‘酸辣土豆丝。’

    而西方这边,自然是炸薯条,什么土豆泥之类。

    甚至许多西方人直接拿土豆做主食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人类得以发展,生存得以延续,‘皮实耐造好养活’的土豆,绝对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只是徐长青现在也不知道土豆到底传没传到大明。

    之前也派人去找过,但是一直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又仔细思虑了好半晌,徐长青直接下了决断,哪怕是派人横渡大半个地球,去安第斯山脉现挖,也要把土豆带到大明来。

    随后,徐长青直接招情报部门的大头目徐忠过来,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找到这个叫做‘potato’的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家的确是放松了,可诸多政务的纷杂,特别是……后宅诸多良田美宅都需要他辛苦的精心耕耘,徐长青忽然发现……

    这玩意儿,居然他娘的比打仗还要更累……

    徐长青几如化身内裤外穿的超人,恨不得把一秒时间劈成几半,再把自己劈成几半,也是花了近十天时间,总算把各项事务理顺了。

    但徐长青都能明显感受到,这些时日,他至少得瘦了七八斤……

    然而…

    路是自己选的,就算跪着、含着泪,徐长青也必须要自己走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已经来到了腊月二十六,海城的年味越来越浓,商家为了刺激消费,也开始搞各种年末大促销,让的本就热闹的海城又上了一个新高度。

    便是李幼薇、吴三妹、朱媺娖她们都在家里闲不住了,一大早便是带着丫鬟婆子去逛街。

    徐长青对此已经无力吐糟,女人这种生物,恐怕最牛匹的科学家,也无法预测出其精确的轨道……

    好在这几天徐长青该操劳的都操劳了,公粮也都交过了,总算能喘口气。

    徐长青也忙里偷个闲,来到了位于海城东南区的孔夕母女这边。

    孔夕母女此时所住的宅子,也是跟南京差不多模样的‘小两进’,但无论建筑风格还是装饰水平,俨然不是南京那小宅子可比。

    这是个占地几百亩的庞大社区,不仅有不少模范军的军官们在这边住,许多豪商们也都在这边置业。

    路面皆已经硬化,很多却并不是水泥,而是更精致的条石、青石。

    甚至,孔夕这宅子,因为沾了旁边一户大商人的光,后院后面,还有一个人造的小湖,给她们留有了一个七八十平的小花园。

    虽不如真正的园子更为精致,却也绝对堪称是‘小天堂’了。

    “呀,徐郎,你,你这些时日在忙什么,怎么,怎么瘦了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孔夕一见到徐长青登时愣住了,她本来对徐长青还是有些怨言的,毕竟,那日出事之后,徐长青便一直没有再陪她们母子,即便把她们都安顿妥当了,可这种没有主心骨的感觉,还是让孔夕很不踏实。

    但此时。

    一看到徐长青瘦儿吧唧的模样,孔夕的那一点小幽怨顿时便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她们母女此时能住上这样清幽的小宅子,且不用为生计再发愁,可想而知,徐长青到底是付出了几多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徐长青忙干咳几声,笑道:“夕姐,这不是上次在南京出事,又牵扯出来许多后续,现在才算整利索嘛。不过,过年我可能还要值守,怕是不能陪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孔夕小委屈的同时却也止不住的心疼,“徐郎,咱们,咱们现在又不缺银子了,你,你干嘛那么拼命啊。你吃饭了没,我去给你做饭。”

    看孔夕忙忙碌碌的就去准备酒菜,徐长青一时也有些止不住的苦笑。

    这,是不是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……

    若是早点跟孔夕坦白,直接拉到后宅里养起来,后宅的规矩便会教她做人,又何须跟现在这么累?

    但看着孔夕忙碌的倩影,玥儿乖巧的在旁边写字,徐长青又感觉还是这样更有味道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真是复杂的生物……

    在孔夕家美美的吃了一顿,喝了些小酒,一直陪她们母女到晚上,徐长青也回了不少血,精气神都恢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他现在还是有些疲惫,枪里着实没有子弹,只能先放过孔夕这只可人的小白羊了,自也不会再留在这边过夜。

    回到官厅,正准备陪家人吃过晚饭,去顾横波那边好好的睡一觉,继续回血,东莪和孔四贞忽然主动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这让徐长青一个机灵。

    这几天时间,忙的昏天黑地,倒是真没时间顾及她们,不过她们此时都在新官厅居住,一举一动,还是在徐长青掌控之中的。

    好像中午时有亲兵过来禀报过,大清国那边有使者去拜见过两个少女。

    “把她们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徐长青想了想,还是在内书房接见她们。

    “奴婢东莪,奴婢孔四贞,见过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少女明显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,便是东莪都化了浅浅的淡妆,虽还是略有稚嫩,却已经流露出几分女人味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两位格格,这些时日长青一直公务繁忙,怠慢了两位格格,还请两位格格海涵呢。”

    徐长青笑着招呼她们落座,亲手给她们泡茶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对徐长青这极为私密的内书房也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东莪不敢失神,怕失了仪态还好些,孔四贞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珠却是四处乱转,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,她们喝了些茶,又吃点了精美的小甜点,生分稍稍退却,东莪也说出了她的来意,深深徐长青一个万福道:“侯爷,阿玛,阿玛差人让东莪过来,提前给您拜个早年。阿玛还给您准备了一些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恭敬对徐长青递上了礼单。

    徐长青本来没怎么在意,可打眼看了下礼单,瞬时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,脸都有点发绿了!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